E744gge-1de58c8b
  • 伦诺基地正式启动的前一天,我和1de58c8b在天文联合会老大在塔荣上的庄园里庆祝——狂饮,痛饮,把那个小矮子举过头顶然后扔进泳池,噢那真是个*极棒的*泳池,军事级别的防渗冷光灯处理,电影级别的灯组控台,市面上最大功率的净水泵——跳进泳圈里,在天文联合会首页写下180倍正常字号的“我爱棍形藻”、还有更多更好的事,我已经醉得不记得了。派对最后据1de58c8b所说,我抱着他(同样烂醉如泥,区别是他醉得没力气而我醉得力大无穷)转了十二圈,然后是我醉后唯一记得的场景:我踩空了,喊着“操操操操操”,1de58c8b把我没来得及换掉就来赴宴的实验服从口袋撕开了20cm,然后两个人一起滚到了泳池里。在此之前我肯定在地上撞了好几下,要不就是在泳池里磕的,左臂和后腰直到第二天早上还疼。但1de58c8b毫发无损,可以见得如果不是我太保护他,就只能是他暗地里报复我了。我猜他在那十二圈里应该是开心的,至少也有笑过,但在落水以后从他工资卡上划走了一套全新的实验服之后他一直叫我傻卵,所以这一点也无从考证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